江南有多美?上海东湾艺术中心迎来疫后首个艺术大展

江南有多美?上海东湾艺术中心迎来疫后首个艺术大展
桂香盈袖,梧叶秋声,江南景物,画意盈胸。日前,上海东湾艺术中心迎来了疫后第一个艺术大展——【江南·观】今世艺术展。展览展至11月11日。丁文卿、王宏愿、王辉、刘鸣、李庆、李知弥、余启平、沈雪江、陈清勇、杨逸骋、徐公才等11位日子在江南、创造在江南的艺术家经过水墨和油彩,借助于江南的一亭、一桥、一花、一树、一墙、一隅,甚或一个浓艳的剪影,传递他们心中的夸姣江南,从一个艺术家的视点表达他们对江南人文的了解、对江南美学的诠释、对江南日子的神往。当下的江南,早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地舆概念,而成为了一个文明概念,一个美学概念,萦绕在人们的心中,衍化成一组意象,一个符号,一种情怀。艺术家以画为媒,借翰墨抒怀,从他们的视点调查江南、考虑江南,表达他们对江南人文、江南美学、工商文明和现代经济的了解和赞许。沈雪江的《佛语图》,以清淡的水墨笔法,表达一种略带湿润的江南禅意,佛语,禅语,口中语,书中语,心中语,乃至默语,语实不语,不语而语。佛语图/沈雪江徐公才的油画系列《江南秋色》,白墙青瓦,田畴澄黄,枯树残荷,虬枝剩果,含糊远山,清凉池水,在颜色的律动中传达一片秋意,一刻清宁,韶光静好,夫复何求?江南秋色四/徐公才王宏愿的油画《浮生观景图》系列,古怪地抛却正常景深份额,或将一亭山水置入瓶中,或将一方插枝盆景突兀扩大,而人物和小舟则藐小如一叶漂萍,表达浮生意绪,远山或黛或绯,有岚在彼。水墨画家王辉,笔名善见,何谓“善见”?完全地看到或了解便是善见。他以猴头猴面形象拟人作画,或开演奏会、或赛龙舟、或舞龙。或许他以为,人心过分杂乱,不如动物那么直接简略,爽性完全抛弃人物形象,并以“自以为是”“思不群”的小印章传达点睛之意。杨逸骋的江南意象,多属小品,弥漫着浓浓的传统水乡温情。其《仓桥观鹅》有深重的历史感,仓桥在上海松江,江南水多桥多,桥成为了江南不可或缺的代表景物。水中之鹅,简画勾勒,若有若无,若迟若疾,欲往桥下飘浮而去,它们去哪里?莫非是去访问骆宾王,想让这位初唐的婺州诗人再写一首咏鹅诗?或许是去兰亭温故一下当年书圣王羲之写鹅的情怀呢?余启平的江南水墨,如一幅幅古代文人画,似旧不旧,似古还新,但那文人意境却氤氲了整个画面,连同那特制的泛黄宣纸,都透出江南书香人家的浓艳神韵。江南出才人,这是地灵人杰,环境使然,非片言只语所能说理解的,宜读画,静观,凝思,入境,则画中三昧自可怡然。李知弥以似拙而老到的水墨技法,描绘日常日子中的细节特写,小中见大,俗中含雅,欲淡还浓,画简意深,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烟火气中,隐含有一种淡淡的禅意。人世何处寻/李知弥李庆的油画《江南回忆》系列,猛然以一种不规则的色块造型组合,看似随意,实则颇具匠心,白墙黑瓦,石板深巷,小河绿岸,还有那些不知名的怒放的花儿,俨然一派徽风。只不过在回忆中,她省去了繁琐细碎,想到什么,就出现什么,用油画的笔触表达了“当下”“一时”的禅念。刘鸣的江南梦境,与李庆的风格天壤之别,比较稀有的颜色调配:嫩绿与深灰、青绿与赭红、暗蓝与灰白、紫罗兰与柠檬黄,以大色块传达含糊的梦境。他更多的是经过颜色来表达江南的意绪,村庄概括其实现已不甚重要了。刘鸣的江南,好像很悠远,他的著作,为观众供给了一种远视距的江南形象。陈清勇的古砖绘画,另辟蹊径,在一方方斑斓暗淡的古砖上制作山水,足见构思与改造的斗胆。厚重的砖,阅历土、水、火的融炼,为人们围成一个个家乡,风雨沧桑,分合离散,终究却辗转到画家的手中,成为一种特别的画布。此方山水,不管是“被薜荔兮带女萝”,仍是“处幽篁兮终不见天”,或许“山中人兮芳杜若”“石磊磊兮葛蔓蔓”,或许原本便是这块砖在它的前生——“土”生计中所见证过的那山那水的轮回。丁文卿的水墨设色纸本以激烈斗胆的颜色和构图比照,经过简练的画面元素——白云、远山、蓝天、竹树,传达“彼方山水”的心灵意象,江南在哪里?江南的这儿,江南在心里。闲亭/丁文卿作为公益性专业艺术组织,东湾艺术中心建立五年来策划举行大型主题展览20屡次、小型艺术展览30余次,推介传达了陈佩秋、刘菊清、郭公达、李青萍、张瑞根、蔡国声、董芷林、林加冰、姚贵逢等艺术名家,成为浦江西岸一处新式的文明艺术传达基地。本次展览由华泾镇人民政府和上海东湾艺术中心主办,据悉,以江南文明为主题的系列艺术展将于未来一年里继续举行,以宏扬江南文明,赓续江南文脉,传达江南美学。